玉林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经济

长三角城市化彩妆

来源: 2018年08月26日

长三角城市化“彩妆”

昨天,一份《杭州城市色彩规划》开始在该市规划局的一楼大厅进行展示,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宋建明领衔的课题组作为化妆师,费时10个多月,把杭州颜色定格为一卷江南水墨画。

无独有偶,就在前几天,长三角另一副中心城市南京专门召集部分市民和专家座谈,就南京该着什么色进行讨论。

有关专家表示,把城市色彩纳入城市规划,正在成为越来越多长三角城市的共同选择。

不做大花脸

我们城市的颜色太乱、太杂,杭州市规划局规划研究室主任王向阳说:因此,市民一直反映杭州应该有自己的主色调。在他看来,城市色彩缺乏规划、杂乱无序是导致千城一面的重要原因。

因此,2005年6月,杭州市规划局确定了一个探索性的编制计划

长三角城市化彩妆

,委托中国美术学院色彩研究所分析确定杭州市的色彩总谱。

在8月22日举行的专家审查会上,宋建明认为,杭州有2600多年的城市发展史,传统建筑色彩是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但在现代化改造中,传统建筑色彩消逝太快。从以徽派建筑为基础的粉墙黛瓦和民国时期海派建筑为主的青砖外墙,转变为以青砖为主调的灰色,或是色彩缤纷的面砖、石材、涂料、金属、玻璃、木材等。

很多个性景观其实很突兀,他说:譬如,河坊街上的红色楼房、建国中路的葱绿酒店、光复路17号的整面红墙只要稍微站高一点,我们就会发现这些貌似个性的街景与周围十分不协调。还有各种争奇斗艳的广告牌,造成了严重的视觉污染。

与会专家说,导致这些不协调的原因,就在于近年来杭州的城市改造缺了点色彩意识和色彩管理。色彩改造缺乏合理的依据,要么就使用一些保险色,要么就使用个性色彩,导致新一轮的色彩污染。

必须着手规划了。王向阳说,千百年来,杭州一直被认为是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如果有一天,杭州被涂抹成一个大花脸,那宜由何谈起,美从何而来呢?

给城市定妆

在此次规划中,丰富的灰色系是宋建明定下的杭州主色调。在他印象里,杭州应该是一幅水墨加油彩画。

宋建明说:杭州未来的颜色,应当以西湖为中心,浓墨一圈圈向外晕染开来。到了新城,就成为色彩相对丰富的油彩画。具体来说,老城以深灰色瓦顶和灰彩调墙面构成主调,以红棕色为主要点缀色,再加以少量冷色,而新城在色彩组织上活泼得多。

知名美学学者、青岛社科院研究员杨曾宪指出,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城市在超高速发展及扩容过程中,由于规划失控,更由于普遍缺少审美文化修养、缺少对城市色彩的重视,彼此模仿,争赶时髦,各种新材料、新涂料争艳斗奇,将城市涂成色彩斑斓的大花脸,既失去鲜明的城市个性,又切断了历史文脉。

越来越多的长三角城市开始意识到这一问题。今年4月,无锡市规划局首次对城市主干道的建筑色彩进行规划。考虑到无锡是江南水乡,因此该规划把城市的整体色调确定为清新淡雅的浅色调,在此大前提下,现存的民居老宅色彩将统一成粉墙黛瓦,凸现江南古韵;市中心商务区建筑为淡的暖色调,烘托商业氛围;蠡湖新城以白色和淡绿色为主,给人以清新的太湖感觉

最近,嘉兴市委托清华大学建筑与城市研究所编制的《嘉兴城市总体风貌设计》在色彩控制上将嘉兴中心城区划为色彩扩散区、色彩限制区、色彩主导区、色彩协调区和色彩引导区,详细地进行了导引。

以和谐为美

国际著名环境色彩专家吉田慎悟先生曾说,城市色彩可以有不同的风格,不可以无统一的指挥。而这个指挥就是色彩规划。他认为,色彩规划就像是给人定妆,必须符合他的性格、气质、肤色等,要因人而异。

杨曾宪说,给城市做色彩规划,首先要尽量保护、突出自然色,因为城市的色彩永远不能与大自然争美;其次,还要尽量保持传统色调,以显示其历史文化的真实性,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延续城市的历史文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个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问题。上海社科院王泠一认为,对于有着庞大社会组织和经济能力的城市而言,色彩同时反映着产业结构和功能转型。长三角城市也许还有待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使得科技和新产业能够成为我们城市色彩的主基调。毕竟,和谐最美。

随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