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林建筑行业新闻中心

Construction industry news center
首页 >> 建筑结构

北京18万人住在违法群租房半数房产中介未

来源: 2018年08月16日

北京18万人住在违法群租房 半数房产中介未备案

昨天,市委常委、副市长陈刚主持召开全市违法群租房治理工作座谈会,市治理工作联席办汇报了全市违法群租房治理总体情况。违法群租房屋遭遇四大难点。这包括,半数房产经纪公司未按规定向住建委报送备案。

违法群租18万人居住

今年2月下旬,首都综治办会同市公安局、市住建委、市工商局等部门集中力量,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为期三个月的流动人口和出租房屋基础信息采集登记及违法群租房调查摸底。

截至5月底,全市共登记违法群租房2.3万户9.2万间,居住18万人。全市50个市级挂账治理社区共登记违法群租房4597户、1.8万间、居住3万人;136个区级挂账治理社区共登记违法群租房3792户、1.4万间、居住2.4万人。

据介绍,70%群租房分布在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17.7%在大兴、通州、昌平;并且主要集中在这些区的专科医院周边、市场商场圈周边、大学校园周边、产业园区周边、交通枢纽周边和城乡结合部地区等六类地区。

超八成群租住户为青年流动人口

据统计,超过八成群租房住房为青年流动人口。从年龄结构看,16周岁(含)30周岁约占59.3%,30周岁(含)40周岁约占21.3%;并且超六成为单身流动人口。

此外,群租房住户的文化程度普遍偏低。初中文化程度以下的占45.9%、高中文化程度占26.9%,大学及以上文化程度的占27.2%。群租对象主要从事第三产业。从就业情况看,从事第二产业的占9.3%;从事第三产业的高达87.5%,主要集中在批发零售、住宿餐饮、居民服务、租赁商务、信息技术等行业。

三个月停租违法群租房7440户

市治理工作联席办有关负责人介绍,近三个月来,全市已停租违法群租房7440户,占总户数的32.7%,拆除违法群租房隔断2.1万间,占总数的23.3%,劝离居住人员6.4万人,占总数的35.6%,返还承租人租(押)金309.5万元。

截至5月底,全市50个市级挂账治理社区共取缔违法群租房1997户,占市级挂账总数的43.4%,拆除隔断5919间,占总数的32.1%,劝离居住人员9161人,占其总数的30.8%。

此外,今年以来,全市共查处违法违规相关当事人9719人次。

将从重整治黑中介和二房东

有关人士表示,下一步本市将集中整治黑中介和二房东,从严从重处罚一批扰乱房屋市场秩序的非法中介和相关当事人。由于近一半中介公司未纳入住建委管理,针对住建、工商部门在房地产经纪机构注册、登记备案方面存在的衔接不够紧密、容易导致管理缺失问题,住建部门将组织各级房管部门督促辖区内未备案经纪机构尽快办理备案手续,提高备案率,对群众反映强烈、投诉较多的经纪机构严格开展执法检查。此外

北京18万人住在违法群租房半数房产中介未

,还要开展对有照无门店和异地经营的房地产经纪机构专项治理。

讲述

群租房里的年轻人

目前北京有18万人住在违法群租房里,而这18万人中有八成属于青年流动人口。事实上,对群租房的刚性需求大正是群租房难以整治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些住在群租房里的年轻人,为了自己的梦想,在这个城市里,痛并快乐着。

睡着觉床塌了 偷砖头垫床

2012年冬天,小杨在立水桥与十几个人住在三居室中,他自己的房间大一些,并非客厅的隔断,而是一间7平方米左右的小屋。这处没有明窗的屋子收费每月500元,离他上班的地方要一小时的车程。由于供暖不好,小杨的整个冬天都是在几乎没有暖气的情况下硬过下去的。

这间屋子留给小杨印象最深的事情,就是床睡着睡着塌了。由于床板的木头横梁断了,床陷下去一大块。

那时他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跟人说话都害羞。但为了过日子,他硬着头皮在当天下午四五点时出门,心里默念着大家活得都不容易,对不住啦!一边偷偷将街边卖菜的垫货架用的十几块砖头搬回了家。

把砖头往床下塌陷地方一垫,当晚他总算能睡上觉了。这段经历他现在想想还会乐。

铁打的群租房 流动的室友

你以为我想住这啊,别的地方太贵。小刘工作两年了,现在住在北苑的一处群租房内。70平方米的两居室,厨房被改成了住屋,客厅又被分出三个隔断,这里住着7个人。

小刘的屋子是每月1200元租金的次卧。经常出出进进,小刘跟其余房客中的两三个混了个脸熟,有时候会聊上几句,但是这些跟自己住在一起的年轻人叫什么名字、什么来历,他一概不知。问及会不会担心住的人太杂有危险,他耸耸肩,表示暂时还好。他介绍,这类房屋的基本配置一般是每个隔断和屋子有一张床、一张桌子,运气好了还能有一把椅子。而他同屋的一个小伙子,由于隔断太小,里面只能放得下一张床,剩余的空隙只能站下一个人。这种隔断间的房租也便宜,800元左右就能拿下。

先凑合住吧 有的房子还住着二十人呢

在群租房居住的时间里,他的女朋友基本没法在他的住处多呆,客厅和厨房都住人了,这套房子既没法做饭也没有地方坐着。

群租房条件差,小刘也知道,但这里交通比较方便。从家到单位,骑自行车也就用十来分钟。如果去远一点的地方,走路5分钟就能到地铁。

小刘不想住群租房,他已经打听到,再往北一点还有一些条件好一些的单间公寓可以一人住一套,但是交通很不方便,出行的话需要走路到公交站,坐了公交再转乘地铁。他想了想,还是忍着没动窝。现在每天,跟他作息不一致的隔壁房客都在他睡觉时打游戏,吵得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先凑合住住吧,还有的复式的房子里住十几二十人呢。他这样安慰着自己。文/本报 孟妍

2020帮您问 如何认出黑中介

根据今年5月1日北京市住建委出台的《关于加强房地产经纪从业人员信息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房地产中介人员在从事房地产经纪业务时,要佩戴全市统一样式、统一编号的房地产经纪从业人员信息卡,实名从业。

这张胸卡将印有中介从业人员的照片、姓名、卡号、所在机构等基本信息。市民可通过二维码扫描或者登录市住建委站查询真伪,了解中介从业人员的基本信息、诚信记录等。

对于如何识别黑中介,住建委工作人员表示,一看工商营业执照;二看房屋经纪备案证书。

观察

防群租的那些招儿

群租房由于在一套房子内住了过多的房客,对房子质量和楼内空间都有负面影响。对群租房最头痛的要数同住在一个小区里的业主了。

如何防守自己的家园?北京青年报发现,与政府同在防群租战线上的业主们,已经自行想出了人防和技防等多种方式。

人防就是业主们组成小分队,分别对小区内的群租房的房客和房东进行劝说。此外,一些业主们还列出了值班表,不属于本楼业主和正常房客的人,不许进入住宅楼。

一些小区业主还采用了技防的方式。业主们与物业协商,安装了梯控,只有刷卡才能到达指定的楼层。同时,在各大小区业主论坛中,业主们仍在讨论着新的防群租的方式。

群租房整治的四大难题

市治理工作联席办有关人士称,违法群租房治理目前遭遇四大难点

一、查处黑中介和二房东有难度。主要原因是黑中介,和无资质的二房东在违法租房,而真正的房主并不知道。而对这些黑中介和二房东的查处执法力度不够,各区县执法标准也不统一。

二、房屋经纪公司,有一半都未按规定报送和备案。目前将近一半的中介公司未纳入住建委的管理,12万人的从业人员,按规定应该将相关信息报送住建委,但全市9000多家在工商部门注册的经纪公司,有一半都未按规定报送和备案。

三、有营业执照无经营门店,甚至异地经营的小公司查处难度大。拆除这些小公司违法租出的房屋,要涉及各方利益,如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化解矛盾纠纷,是目前面临的又一大难题。

四、大量刚性需求,如何满足?

随机文章